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美妇的高潮
美妇的高潮
黛有两个保养得极好、极秀美的手,柔若无骨,手指纤长,洁净的指甲薄得几乎透明,又泛着珍珠一般的光泽。就是这双手,在抚摸,不,是在描画戴维的脸部轮廓,他那些略微曲卷的亚麻色头发,希腊式的前额,深邃澄碧的眼眸,高峙的鼻梁,棱角分明的嘴唇……被黛一一勾勒出来,鲜明而真实。

  “你是一个漂亮的男孩。”

  黛的话里掺杂进一股母爱般的温柔。

  “你是一个美丽的女孩……”

  戴维斜靠在床头的黄铜栏杆上,把同样的眼波、同样的语气回送给黛。

  “我还是女孩吗?”

  黛莞尔一笑,整张脸立刻生动起来。

  “不瞒你说……我三十五岁,比你大八岁。”

  “但你看起来非常年轻!在我们那里,三十多岁的女人不但眼角起了皱纹,连脖子都开始打褶了。”

  “那只是看起来而已……其实年龄和心态都是一样的。”

  黛的手掌滑向他的肩膀和胸膛,在发达的肌肉上来回摩挲,她发现戴维的身上布满了银色的绒毛,活象一头还没进化过来的大猩猩。这跟自己的遍体光滑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“假如一个女人的外表比她的岁数年轻,那么,她就是年轻。实际年龄没什么可讨论的,形式才真正具有意义。”

  戴维在卖弄他的语法。但黛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他的某个器官上了。她终于敢近距离地仔细观察,那根大东西,东方人把它叫做阳具、玉茎、话儿、鸟儿……最粗俗的叫法是“鸡巴”。可在黛的眼中,它就是一根粗大的肉棒。因为才喷射过,所以略显疲软,倾斜成四十五度角。龟头特别大,龟棱特别宽,像粉红色的肉蘑菇。

  “你那天为什么感到吃惊?是害怕?还是喜欢我的?”戴维把他总在想的问题提出来。

  “你想知道吗?我偏不告诉你!”黛回眸一笑,百媚横生。

  戴维最受不了这个,他的身体哆嗦了一下,肉棒跟指针似的,立刻摆动到九十度的位置。

  “天啊!你太神奇了……这么快就……”

  黛惊讶地注视着他的变化。才隔了不到十分钟,他就恢复了。勃起后的肉棒更加凶猛,像动物的东西。

  “黛……”戴维哑着嗓子,叫了一声。

  “怎么了……?”黛转身,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,而脸颊却透露出惊人的红艳。

  “想要吗?”戴维冲动地坐起来,盯着黛的面孔,生怕从她嘴里吐出一个“不”字。

  但黛并不说话,避开了他的火辣眼神,下意识地咬着嘴唇……过了好一会儿,才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“哦,黛!”

  戴维热烈地抱住了她,把她按倒在柔软的床垫上。

  而她也主动地分开大腿,做出迎接的姿势。

  “别着急,让我来……”

  黛把手伸过去,用两根手指捏住阴茎,让龟头顺着狭窄的缝隙上下刮动。最后刮开了大阴唇,又刮开了小阴唇,里面微微抽搐,涌出一汪水儿……戴维不失时机地向里一推,仿佛发出了“噗嗤”一响,龟头插了进去,黛立刻打了个激灵。

  “痛吗?”

  “不……”

  并没有想象中的痛楚。相反,身体滋生出一种被充满、被贯穿的渴望!

  黛把两手撤回来,捧着戴维的脸,告诉他:“来吧!用力!”

  于是戴维往前一顶。粗大的肉棒就像一条情欲饱满的鱼滑进了海洋的最深处。

  “啊!”黛忘情地大叫着,一股电流击中了身体的核心,使所有的神经都麻痹了……“啊,真好,真好……”

  黛用两条大腿锁死对方,让阴茎停留在体内。

  “真奇妙!你不动,我也有感觉……”

  实际上是黛在把他夹紧。

  “哦……”

  半晌才舒出一口长气,黛紧盯着戴维:“不可思议……你太棒了!”

  “你也一样!”

  戴维开始来回抽插。他还不敢过于放肆,怕黛不堪承受。但欲望如潮,逐渐地淹没了理智。他的频率越来越快,动作也越来越粗暴!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啊……我……”黛的口中吐出一连串的、断断续续的字句。

  其实这一轮的时间很短促,只不过是节奏太快了!戴维跟发了狂似的,就是想发泄出来!他清脆地撞击着,两个阴囊“啪啪”地抽打着黛的屁股,眼看着雪白的臀肉出现了红瘀。

  “啊……求求你……轻点儿!轻点儿!”

  黛像一朵暴风雨中的梨花,又像一只惊涛骇浪中的小舟,已经完全失控了。

  “啊……快了!我要射出来了!”

  戴维突然停顿了一下,伸手把黛的双腿举起来,并拢,然后抱在自己的胸前。

  “不行,这样太深了……”

  “你不喜欢吗?”

  戴维的眸子里燃烧着异样的火焰。他不由分说,上半身跟一堵墙似的往下一压!而粗大的肉棒几乎是垂直地插入阴道。

  “啊!啊!啊!”

  黛不觉的大叫出来,简直太刺激了!就跟打夯一样,沉重而迅猛。

  才这样干了几下,她的全身就痉挛了,高潮呼啸而至,海啸般汹涌澎湃。

  “……”

  黛的脸部肌肉都变形了,十指死死地抓着床单,屁股拼命上抬,两腿绷得笔直,脚趾头也屈缩在一起……“啊!”

  戴维明显地感觉到了她的高潮。她的阴道好象捏成了拳头,要把他的汁液全挤出来……他根本没办法控制,实际他也从未干过如此狭窄、如此紧凑、如此柔韧的肉穴。最后他大叫一声,一泄无余。

  【完】